从限塑到禁塑需要所有社会成员的参与这也意味着禁塑很难毕其功于一役

2020-07-27 17:07:18

2021年1月1日起在一些特定城市的场所禁止使用可降解塑料购物袋,包括一次性塑料棉签、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和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吸管等。

更要注意的是,2020年8月底前,各地将启动餐饮等领域禁限塑推进情况专项执法检查。

从“限塑”到“禁塑”,需要所有社会成员的参与,这也意味着“禁塑”很难毕其功于一役。主要是难在哪些方面呢?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生活习惯和生活成本是影响关键

随着近年来环保意识的增强,很多人已经在思想上接受不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现阶段,减少塑料制品使用,对普通人而言多少会增加点麻烦,这大部分是因为生活习惯导致。另外,生活成本上,比如改用可循环利用的纸质包装会增加消费支出等。

从餐饮等经营者来看,成本是考虑的关键

据某餐饮经营者介绍,发泡塑料餐盒每个批发价约为0.09元,一次性纸浆环保可降解餐盒,规格为标准四方形的每个为1.5元左右;一次性麦秸秆纸浆餐盒小四格规格的,标价为2.5元左右。中餐类带汤汁,对环保餐盒的使用性有更高需求,这也会导致环保餐盒的成本更高。

如何突破?

就目前来看,“限塑令”升级为“禁塑令”已有必要。针对上述问题,我国实施“禁塑”不仅在政策制定层面分阶段、分步骤地限制塑料使用,同时也要在产业上游和公众习惯的下游上下功夫。

在政策方面,相比2008年“限塑令”主要是针对于流通使用环节,而“禁塑令”不仅聚焦于使用环节,也关注到了生产、流通、使用、回收、处置全过程;“禁塑令”没有不顾实际情况搞“一刀切”,指出用于盛装散装生鲜食品、熟食、面食等商品的塑料预包装袋、连卷袋、保鲜袋等,不在禁止之列;“禁塑令”扩大到“餐饮打包外卖服务以及各类展会活动”。

为推动不可降低塑料的禁用,各地将“垃圾分类”与“禁塑”相结合,从而来“矫正”居民的生活习惯问题。

当然,如何保证治理手段树立全链条治理思维,朝更科学、更完善、更人性化方向努力是接下来“禁塑”要探索的重点。这就需要从生产、使用到回收,从政府、市场到个人,从强制性整治到柔性引导,都应强化责任落实、综合运用。另一个需要注意的是,无论大型餐饮企业,还是小吃店,抑或是路边摊,都应被纳入监管范畴,政府有关部门应避免监管盲区。

从技术角度看,环保替代塑料吸管有多种选择,如何在控制成本同时提升用户使用体验,是摆在行业面前的难题。价格太贵,这是很现实的问题。而可降解塑料抗摔性、耐热性、防腐性等方面的提升空间是另一个问题。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无论是价格下降,还是性能提升,都需要技术进步、政策扶助与公众支持,缺一不可。

目前,很多企业已经在逐渐推进减少塑料吸管的使用。2019年年底,星巴克在中国的门店实现塑料吸管全禁用;今年6月30日,麦当劳中国宣布将逐步停用塑料吸管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近千家餐厅将率先停用塑料吸管,消费者可通过新型杯盖直接饮用;

喜茶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北京地区的外卖已全部默认配送纸吸管,截至今年6月,喜茶已减少使用塑料吸管超过1100万根。

引导企业、个人提升环保观念,积极寻找替代品,以创新手段强化责任落实,使人们充分意识到“禁塑”具有重大意义。但相比禁止使用吸管来说,餐饮和外卖等行业的塑料餐盒禁限售是更难的,这是当下亟待解决的一大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