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31天的暴雨蓝色预警终于中断了

2020-07-09 14:01:51

由于强降水范围减小,强度减弱,7月3日06时,中央气象台终于解除了暴雨蓝色预警。

此前,从今年6月2日开始,中央气象台已经连续31天发布暴雨蓝色预警,持续时间近年少见。

虽然暴雨蓝色预警解除,但是在江西中北部、浙江中部等地,局地仍会有暴雨或大暴雨,伴有短时强降水,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仍需要注意防范。

统计显示,今年6月以来,我国南方地区的洪涝灾害已经造成广西、贵州、湖南、四川、江西等13个省区市的1216万人次受灾,78人死亡失踪,72.9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还有8000余间房屋倒塌,9.7万间不同程度损坏,洪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257亿元。

一到夏季,很多城市就开启“看海模式”,究竟是什么原因?

这与管网其实有很大关系。过去,城市周边有很多沟渠、农田,那些都是天然的排水系统。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高楼大厦、混凝土沥青铺路面逐渐取代了原有的农田,很多河道也都被填平,没被填平的大多也做成“三面光”的形式,整个城市的硬化面积大大增加。

这些硬化面积,虽然平时看起来整洁漂亮,但一到下雨天,雨水来了渗不进去,就只能通过有限的排水管网排走。而一旦降雨量过大,或者排水管网发生堵塞,地面就会出现大量积水,造成城市内涝。

总理说过,城市建设需要“既要面子,又要里子”。相比看得见的高楼大厦,这些排水管网其实就是一个城市的“里子”。可事实上,有些城市的排水管网不仅狭窄,而且还被大量淤塞物堵住,严重的地方甚至堵到50%以上,再加上日常养护不够,年久失修,一到下雨自然就开始“看海”了。

以前一提起管网,大家都喜欢拿青岛的德国下水道说事。2018年,笔者作为记者曾经跟随生态环境部黑臭水体督查组去青岛采访,检查的项目之一就是“雨污分流”。当地人自豪地说,“青岛的雨污分流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这其实就是德国人留下的遗产。事实证明,在山东省的3个黑臭水体督查城市中(另外两个是济南和烟台),也只有青岛没有发现问题。

如今,国家提出“海绵城市”的方案,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10月印发《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要求到2020年,城市建成区20%以上的面积要达到目标要求。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80%以上的面积达到目标要求。

而按照“海绵城市”的设想,其改造内容就包括雨污分流、海绵设施、新建雨水管道、一体化泵站等,其中包含大量的管网建设,这都将是管道企业的机会。

说完了雨水管网,再来说污水管网。雨水管网需要补短板,污水管网的情况其实也好不到哪去。

今年1月,生态环境部召开2020年首场新闻发布会,环境部总工程师兼水生态环境司司长张波就表示,黑臭河道治理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仍然存在三大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管网问题。

他表示:

城市污水厂进水污染物浓度很低,有的地方不处理都接近一级A的水平了,显然是管网质量存在很大问题。

生态环境部检查了全国4303个污水处理厂的进水浓度,发现进水浓度很低,COD<150mg/L的污水处理厂达到了55.4%,COD<250mg/L的污水处理厂甚至超过70%。

进水浓度低,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管网出了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徐祖信在对上海市6000多平方公里范围内雨水管网混接污染溯源和1万多条河流排放清单分析后发现,56%的污水都直接或间接排入河道。中央环保督察组也曾经发现,广东省“十二五”规划要求建成污水收集管网1.4万公里,但实际上只完成了9000余公里。

督察发现,按照广州市“十二五”计划,本来应该建设1884公里污水管网,但实际只建成590公里,仅完成目标任务的31%。截至2016年底,深圳市污水管网缺口尚达4600多公里,全市污水收集率不足50%。

这么多的问题,怎么办?要想解决,就只要在管网建设上下大力气。

张波说:

黑臭水体整治涉及大量投资,光污水管网就有一万亿元的投资缺口,加上雨水管网一共超过了2万亿。

事实上,从管道企业的表现来看,这一领域也正在成为冉冉升起的“新风口”,这从中国环博会的招商情况就可见一斑。

今年中国环博会,管道企业报名非常踊跃,截至目前已有超过40余家企业确定参展,其中不乏华生管道、凯鑫管道、普洛兰管道等知名品牌,以及施罗德、武汉中仪等管道检测修复企业。(详见:疫情之后再相见!2020中国环博会管道及管道修复与检测企业都有谁?)

为此,今年环博会第一次将管道企业整合在同一区域,形成了一个单独的板块,这意味着管道企业已经成为环境产业的一股重要力量,开始崭露头角。

此外,2020年中国环博会还与中国市政工程协会管道检测与修复专业委员会携手,联合打造了“2020国际供排水管道检测与修复展览会暨中国市政工程协会管道检测与修复专业委员会2020年年会”,希望推动管道检测与修复技术创新,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加强国内外管道检测与修复领域的合作与交流,以技术升级促进城镇管网的修复、治理工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